宏宝斋画廊
当前位置:首页 > 画家主页 > 画家
杨培江国画个人主页
 电话:13860192788
 地址:
 
首页 画家简介 作品展示 画家动态 资质证书 客户留言 联系我们
  人气:21969    
 
更多>>

杨培江:随性的描绘与乡土绘画
来源:宏宝斋画廊 发布时间:2011年11月17日 浏览:1390次
杨培江:随性的描绘与乡土绘画



  
2011年11月13日下午三时,“杨家村”——杨培江个案研究展在北京银河空间美术馆隆重开幕。此次展览开幕当天,杨培江接受了雅昌艺术网记者的采访。
 
  雅昌艺术网:此次展览是“杨家村”的个案研究展?
 
  杨培江其实我主要画画在一个地方叫惠村,杨家村它可能是作为一个个案研究的,所以用了一个画展的题目,把它局限在这种现象或者这个个人的一个艺术状态研究的这种概念。杨家村这里面有两个比较关键:杨就代表我自己杨培江,另外一个就是村,一个山村,我的绘画都是山村。
 
  雅昌艺术网:您从毕业以后便一直从事乡村与乡土题材的绘画吗?
 
  杨培江应该是,我毕业以后,大概85年毕业以后,我一直都在惠村这个地方画画。开头都是写生为主,后来就是这种比较创作性的创作方法。
 
  雅昌艺术网:这次展览主要是创作的作品?
 
  杨培江这次展览主要是这两年画的东西,都是创作的。因为从04年到05年以后,我都很少到外边写生这种创作方法,以前都是现场写生比较多。
 
  雅昌艺术网:可以说多年的写生积累了您创作的经验跟素材?
 
  杨培江应该可以这样说,因为以前都是一种直观的写生,现在可能这种创作还是围绕这种乡土的东西,但是更多的注入一些我对乡土的一些态度,应该可以这样说,就是个人的一些东西,包括画面也有一些符号性的东西。
 
  雅昌艺术网:从85年到现在已经是有十多年了,是什么让你能够坚持十多年一直从事这一个题材的绘画呢?
 
  杨培江可能也是天生的,我天生就对乡土或者自然的喜爱,我理解的乡土应该是一种自然的状态。我就喜欢一些自然状态的东西,有的时候有一些东西解释不清楚的,虽然我出生在都市,但是我一直从读书的时候,从小的时候我就对乡土自然风光、自然景色、自然状态的东西比较迷恋。乡土现在在当代表达里面已经有点儿落后、过时了,很难进入当代语境。我的绘画可能跟个人的一些生活经历有关系,我对乡土的一些感受,我的乡土题材现在的这些东西可能更倾向一种叙事性的、一个故事性的,情境系统这种东西。
 
  雅昌艺术网:对,有评论将您的绘画称为情境式绘画。
 
  杨培江这我不太了解,我并不是农民波普式之类的,可能更多是有点儿某种荒诞的或者是夸张一点的,荒诞的、叙事性的一些东西,一些搞笑的,有点儿泼皮的东西,有点儿这个类型的东西。
 

  雅昌艺术网:观念性在现在的绘画更强一些了?



 
  杨培江一点点,我本身不是很观念、很策略性的类型,也没有多少当代感的精神性的东西,实际我对当代也是很疏离的,对当代比较策略性你可以看到,这种东西我并不是很在意,但是我一直关注当代艺术的发展,也在当代艺术的压迫下或者关注之下,或者是绘画也在做一些调整,而且很明显地跟原来的写生确实有一些不同。
 
  雅昌艺术网:这个转变就是您刚刚说的04和05年开始的?
 
  杨培江有时候是一些偶然的因素,当然我平时也有对当代的一些关注,正好我们汕头大学学院的一个很大的改革变化,我们整个学院都是做当代艺术的教学,包括这些媒介都是很少有架上绘画的这些东西,而且那些老师大量都是海外来的,我们还跟另外的一些外国的学院有一些联系。所以这样给你一个视野,以前可能更多的资讯都是一些文本上,或者是电脑,他们看到一些资讯的东西,只是一种信息,现在可能跟一些老师沟通更直接,有一些更直观或者是更到位的沟通,这种刺激肯定对我的绘画有影响。可能也是正好,按照绘画,如果单纯是从视觉上去推进是没有什么意义,我确实觉得绘画在当代已经很弱了,如果还是延续着这种视觉或者是技术的这种演练,我觉得没有意义,肯定要给它注入一些概念或者是观念,实际就是你对生活的一种态度,当然我的观念或者概念没有多少批判性,他们现在的东西很多都关注一些重大问题,都很有针对性,我那些可能没什么。
 
  雅昌艺术网:看您的作品,可能很多人会说您是一种中国画与西画相结合的方式?
 
  杨培江我绘画使用的是宣纸,颜料也是国画颜料。我并不是有意把它弄得很西画,我的着眼点并不是在技术或者是画面寻求什么突破,我没有这样的想法。
 
  雅昌艺术网: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吴冠中先生曾提出“水墨等于零”,您是如何看待中国画的内容与形式之争的?
 
  杨培江我觉得现在单纯去谈论一些技巧、技法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。现在来讨论这些技法、技巧或者笔墨的这种本体语言,每个画种的本体语言的边界或者纯粹性,其他人我不知道,但对于我来说,我觉得已经没意义了。因为当代艺术已经发展得到这么厉害,你还在纠结这些东西,当然我可能是站在一个西画背景的一个人来对待笔墨的问题,这些对我根本没有什么纠结或者没有什么妨碍。
 
  雅昌艺术网:您作为一位大学的老师,在艺术上对您的学生会有一定的影响吗?
 
  杨培江我是受我学生的艺术感染,而不是他们受我感染。他们已经觉得我做的东西是很老、很土的东西,太传统了。他们已经做一些媒介的东西,用DV,用材料,他们做装置,他们没人弄平面的东西,架上绘画我们那里没人弄,他们根本不受我影响,是我受他们影响。他们觉得架上的已经很老土了,不管他们做得怎么样,但是他们整个表达都是当代的这种语境,所以我在这种氛围对我的绘画肯定有很大的刺激,当然我在体制内或者在架上绘画这拨人,他们觉得我很有实验性,我在我们学院那边是很老土的,就是这种状况,你说到影响一点没有,是我受他们的影响。
 
  雅昌艺术网:去年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是您的作品证券化了,这就意味着您的作品可能不仅仅是被各大美术馆所收藏,而是面向市场、面向大众的,您现在作品的市场情况是怎么样的?
 
  杨培江这个我也不太了解,因为他们都是宏艺术中心在弄,我不太参加这些东西,这些跟我的关系不会很大。
 
  雅昌艺术网:这个对您艺术创作影响也不大?
 
  杨培江不大,我跟他们合作,他也没有什么很具体地要求我做什么东西,我还是延续了原来那些创作的角度或者方法,再继续走下去。
 
  

 E-mail: hbzart@163.com 闽ICP备 05033867 邮编:361003 
  厦门市思明区镇海路72-74号 0592-2071683 13860192788
后台登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