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宏宝斋美术馆|国画|油画|水彩画|版画|名家|杨培江|冉珏 >> 新闻动态 >> 宏宝斋信息 >> 宏宝斋画展
  

大梵卉•杨培江作品展

[作者:宏宝斋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时间:2015/10/15 15:09:50  阅读:1863次][字体:字体颜色]


 

展览主题:大梵卉•杨培江作品展

展览时间:2015.10.17- 2015.10.23
开幕酒会:2015.10.17(星期六)下午3点

策展人:叶梓 吕鹏辉 吴培新

展览城市:广东 - 深圳
主办单位:
深圳市述古堂美术馆 大梵卉艺术空间

协办单位:圈子文化 珠辉玉映 宏宝斋 汕上空间 和鸣斋 芮氏布艺 金明印花实业 弘一设计 山亿创意 青溪居 佰度摄影

展览地址:深圳市南山区深南大道12038号东方新地二楼



 

杨培江

1963年生,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,现供职于汕头大学长江艺术与设计学院、硕士生导师。


展览介绍:

“大梵卉•杨培江作品巡展(深圳站)”20151017日下午3在深圳述古堂美术馆开幕。本次展览集中展出杨培江近期创作的80件书法绘画作品。

书法有法,杨培江书法无法,称之书字画字可也。所写书法,无规无矩,无拘无束,任性所为,激情四溢。因其原生,故而野而活。


大煌挥,潮汕俗语也。似可追溯到明正德帝之:好一棚大煌火。挥,或作辉,匪,蜚。有胡搅乱旋滚散之意。本着泼皮,散物,腻肿的态度,此次展览借谐音“大梵卉”对杨培江书法进行切入解读。


大家谈杨培江书法(附展览部分作品):



文/郭莽园


杨培江画名早已红遍海峡两岸,这人,我很欣赏他,長年处于艺术状态,一副真实不虚的画家范儿。
今年春节汕头雅集,他说搞书法了,不画画,一口气写了十多幅字,有对联,有格言,有匾额等,兴酣笔畅,墨瀋淋漓,够气够力,赢得大家频频鼓掌、喝彩……
今天,发来几张作品,说书法要结集出版。小杨,书画通吃,留碗饭给我们吧!

 


文/庄小尖


培江的字,不能用书法的传统标准来衡量,有点不受调教、不拘一格、不修边幅、乱头粗服,信马由缰的样子。看他的字,就想起他穿着拖鞋踩着破单车在都市骑行的样子,不是唐吉诃德,但还是使我想起一个字:“野”!
培江是画人物画的,他的油画、国画创作颠覆了我们头脑中油画、国画的样子,前无古人的画出了别开生面的杨氏面貌。生猛的生活场景不加修饰反而姿肆的在他的作品中再现。信手拈来,信笔画去,坦荡荡、热切切、画面夸张,揭示本质却能一箭命中的。张狂有趣的情节每每使我们忍俊不禁。不掩饰、不迂腐、活生生、火辣辣。因为他的“真”。
培江,你的画可以那样画。你的字就可以这样写。艺术既“野”,又“真”。这就够了。


 


文/张宇


忽闻老友培江书展将至,心生一惊。昔日培江绘画大作多有欣赏,常赞叹其功底深厚、风格独特,自叹弗如。然却未闻其涉猎书法之事,今日忽见,又惊叹耳目一新;精心拜读,再至祝福!

 

 


文/林逸鹏


有人说我是油画家,也有人说自己是国画家,还有人说他是书法家,其实,只有一个家,就是艺术家。否则就什么家也不是。杨培江就是一个了不起的艺术家!


 

 


文/徐岚


与老杨多年友交,只观其画,不闻其书。此一观,得一叹,曰乎:天真野趣!天者,天赋之气,天成之合,不束法度,自然得体;真者,诚挚之心,生动活泼,可得真味;野乃其质,趣乃其意,性情之使,为他所有。
此叹,为贺!

 


文/陈志民


观我中华古之文字,甲骨鸟篆,谓之象形,实为表意符号,形之抽象,为世界最美之文。老杨返朴归真,以画入书,书中夾画,以图写意,诗文言情,可成书法,亦为图书,无论作画与书写都不拘一格,形成自我图式,老杨符号,无法复制,然可玩可赏,尤可散心。(节选)

 

文/全南海


人称徐渭八法散圣,字林侠客,我说培江八法散物,字林泼皮。这厮从无书法训练,更不师从名门世家,于书法近似泼皮无赖,却装逼憨如村夫,提着一把无头厚刀,闯入书法江湖,一阵乱砍乱扑。所写书法,无规无矩,无拘无束,任性所为,天真烂漫。所谓书法名门正派,对之大可嗤之以鼻,一笑了之。但作为朋友我却要大赞一声:刺扑啦爷,好耶!

书法有法,培江书法无法,称之书字画字可也。无法而书,谁谓不可?伟大的佛陀教导我们:法本法无法。(节选)


 


 

文/陈彦青


老杨之字,本由画入书,于书法江湖八大门派而言,恐怕算是魔道,但独孤九剑,究竟又算是什么呢?回头试想,中国书法从庖牺氏画卦立象、轩辕氏造字设教,文字本为图画而来,若从这看,老杨的“大梵卉”,其实却和“六书”同源了!
具体到老杨的“字”, 那种活泼泼的生命意象在我看来,倒像是江南三月之时,草长莺飞于乱山叠嶂之间。(节选)

 

文/肖莉


杨培江经常用微信发来他的书法,并强迫我努力赞美,我常笑他说与其是写书法,不如说是画字。确实,杨培江的书法,所谓的传统法度被弃之如敝履,作为一个拥有成熟的西方绘画技巧的画家,形式与构成是其书写时最重要的考量,它们甚而充满意象性和力量感。带着一点玩票的戏谑,杨培江书写时的态度并不端庄,而像庄稼汉犁田,画出花字,自得其乐,有一种“惹臭”书法的邪恶胜利感。


 

文/李树秋


我看过很多时人的书法作品,也思考过书法线条所表达的方式。发现一般作者对线条的理解还是很一般,虽说讲究一些法度,但毫无情性可言。倒是培江兄的书法,从线条上与时人拉开距离,颇见灵性,这是优点,或许是由于长期使用毛笔的原因,对笔墨的驾驭得心应手,从容写来非常生动,富有情感和生命力;另一方面,由于培江兄是一名画家,所以对整体布局有独到之处,充满大气与张力,这一点非常难得。(节选)

 

文/蔡焕彬


2001年在我读本科时,杨培江老师在许多画种门类上已展现了非凡的表现力,那是一种“魔力”能深度作用在我们学生心中,被“施法”的普遍结果是让人更爱艺术。在我的理解当中,杨老师的创作,就像是你看不到他扎马起势就能直接将对手KO的红方,或者,没等场裁宣布点数观众就对他抱以热烈掌声,胜负已分。当这一次他的书法,同样给我这种感受,现场上杨老师已舒展挥毫、笔墨畅爽地跃游纸上,而那边冷汗上额的蓝方还在折纸叠格。

 

 


 

文/徐晓波


想起2008年与培江先生的一次对话:“人有些许天生的东西,比如敏感。我在楼顶烧树叶的时候,也能感觉我是在乡村。人活着未必理解生活,就像农民那么接近土地,未必理解自然一样。”多年以来,先生一如即往的谦逊,也一如既往的傲气,谦逊与傲气这两种看似矛盾的秉性在先生身上出奇和谐的共处着:谦逊之于生活,而傲气来自对艺术本身深入骨血的融汇。加之先生习惯性的自谦自嘲,更是弥足珍贵十足可爱的。而今,先生饱墨尽兴作大梵卉,毫无临帖拓碑之痕迹,墨香溢处尽是属于先生的烂漫天真,执艺如此,实妙不可言。

 

 


 


 

·上篇新闻:这样的老太太不会再有 张大千传奇女弟子方召麐
·下篇新闻:叶浅予如何看徐悲鸿的素描观
  
没有相关新闻
关于本站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合作 | 网站地图 | 友情连接 | 后台管理 |
Copyright © 2005 - 2008 Hbzart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  页面执行时间:35.16MS
宏宝斋美术馆|国画|油画|水彩画|版画|名家|杨培江|冉珏 版权所有  已经备案

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191号